时时彩在线人工计划手机版:首頁>書畫訊息書畫訊息

明清合作扇面芻議

2019年08月05日 16:49 | 作者:朱萬章(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) | 來源:美術報
分享到: 

上海快3app www.hlafn.com

折扇的功能由實用性而演變為觀賞性,目前所知存世最早的作品是明代宣德二年(1427年)由明宣宗朱瞻基創作的《松下讀書圖扇面》。在此之后,廣泛應用于書畫創作中,則是出現在“吳門畫派”興盛時的明代中期。據研究表明,在折扇上寫字作畫是在明代中期即成化年間開始興起,在萬歷和崇禎年間開始廣泛流行。這種狀態從明代中期一直延續至今,而藝術活動區域亦由吳門地區占主導擴展至全國各地。有意思的是,在從扇面書畫興盛的明代中期到清代晚期的三百余年歷程中,合作扇面書畫斷斷續續出現,折射出不同時代的風尚。

明 王渙、袁褧、陸師道、袁裘、袁袞、文嘉 行草書詩扇面

明 王渙、袁褧、陸師道、袁裘、袁袞、文嘉 行草書詩扇面

明 周天球、黃姬水、文嘉、文彭、陸師道、顧德育 行楷書扇面

明 周天球、黃姬水、文嘉、文彭、陸師道、顧德育 行楷書扇面

合作書扇盛行的兩個時期

合作書法扇面出現在兩個時期,一為明代中后期,一為清代后期。在現存的明清扇面書法中,其他時期出現的合作扇面極少,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。明代中后期的合作書扇集中在吳門地區,且都為折扇面。據不完全統計,明代這些合作書扇者,主要有唐寅、文徵明、周天球、王寵、王榖祥、黃姬水、文嘉、文彭、陸師道、顧德育、文元發、陸安道、錢榖、彭年、張鳳翼、杜大中、薛明益、杜大綬、文從龍、王穉登、陳汸、袁袞、陳鎏、葛應典、薛益、文從簡、陸廣明等數十人,其中以文氏家族中的文嘉、文彭、文元發、文從簡等出現的頻率最高,其次則為周天球、彭年、杜大綬和張鳳翼等。這些合作書扇大多無年款。從其郡望看,幾乎均為長洲(今江蘇蘇州)人;從其年齡看,大多出生于十六世紀初,除僅見的文徵明、唐寅合作書扇外,其他作者大多屬于文徵明輩的晚輩。從扇面質地看,多為灑金箋;從書體看,多為楷書或行書,幾乎沒有其他書體;從書寫內容看,多為七言詩,且多為歌詠江南風物者。從這些作品可看出,其詩有自創詩,也有抄錄他人詩,但都圍繞一個主題;署款均為姓名窮款;印鑒均為朱文印。書寫七言絕句中,前兩句之后往往另起一行,中間還間隔一根扇骨的空間,結體疏朗。所有作品均無上款,也無年款,且均為小字行書或蠅頭小楷。這樣的書寫模式在其他明人合作書扇中也大抵如此(所不同者,鈐印中也有白文方印者,很有一種模式化傾向)。因此,不難發現,這些書寫者是在一種極為閑散的狀態下創作的?;蛐硎怯δ澄蛔櫓擼ū熱縹氖獻迦巳縹吶?、文嘉等)的邀請,以文氏文人為中心所舉行的不定期的雅集中合作完成,也有可能是在一次大型聚會中文人們集中合作而成大量書扇,但更大的可能是應某些藝術贊助人的特殊要求而度身定制。在明代中后期,吳門地區經濟、文化都相對發達,文人雅士多雅擅臨池,當時王世貞就曾發出過“天下書法歸吾吳”的感嘆,在此語境下,出現這種極具區域特色的合作書扇現象,也就順理成章了。

當然,在現存作品中,也發現在明代中后期到清代早期,在吳門地區以外也偶見有合作書扇現象,如浙江嘉善人周鼎和江西清江人陳寬合作的《七律二首扇面》、廣東番禺人趙焞夫、戴柱合書的《行草書扇面》即是其例。但從書體看,為行草書;從布局看,較為緊湊豐滿;從內容看,也不是純粹的七言絕句,且在詩歌之外,尚有題識語;從鈐印看,既有朱文,也有白文;從書寫者來看,僅有兩人;從時間看,前者要比吳門地區合作書扇要早近一個世紀,后者則要晚一個世紀。其他如山東新城人王士祿、王士禛合書的《行書扇面》(中國國家博物館藏)、浙江海寧人陳元龍、查升等《行草書扇面》。

吳門地區合作書扇的現象持續時間并不長,也并未影響到其他地區。直到三百多年后,在書壇出現另類的合作書扇,才使這種傳統得以賡續。這一時期出現的合作書扇,顯然已經呈現多元化的局面,無論是藝術家的活動區域,還是扇面的形制、質地、書體等都是如此。如董起庾、崔舜珠、盛均、梁鼎芬、姚禮泰、炎涂、張嘉澍、崔永安合作的《行書團扇》,從質地形制看,是為絹本團扇;從書寫對象看,都是為一個叫“遜齋”的人所書寫;從書寫內容看,都是為“遜齋”所寫的應酬詩;從時間看,有準確的創作時間——清光緒七年(1881年)。

這和明代吳門地區的合作書扇顯然有很大的不同;再如黃鈺、陸懋宗、李文田、汪鳴鑾、魯琪光合作的《楷書扇面》,從質地形制看,為灑金折扇面,頗類明代的吳門合作扇;從書寫對象看,都是為一個叫“伯潛”的人所書;從時間看,汪鳴鑾署年款為“己巳仲春”(1869年),魯琪光署年款為“戊辰八月”(1868年),時間跨度半年左右;書體看,為蠅頭小楷,這一點也頗類明代的吳門合作書扇。

從這兩件扇面可知,晚清時期的合作書扇,大多有上款,很明顯是為贊助人或德高望重者所書,帶有很顯著的應酬性質。這樣的合作書扇例證,尚有林召棠、陳元楷、沈史云、蔣理祥、林彭年、李文田合作的《楷書扇面》,翁曾源、柳簃、龔聘英合作的《楷書扇面》和王亦曾、章志堅、程夔、蔡賡年、羊復禮、鄭興梁、吳昌褀合作的《楷書扇面》等。這與明代吳門合作書扇表現出的恬淡、閑適與從容是有霄壤之別的。不過,在清代中期或更早也偶爾出現一些合作書扇,與明代中后期的吳門合作書扇極為相似,如史章、鄒光紳、俞嶙合作的《楷、行、隸書詩扇面》即是如此。

最為特別的書畫集錦扇

在合作繪畫扇面方面,明清時期以俗稱集錦扇的書畫扇面最為特別。所謂“集錦扇”,是指兩人或兩人以上合作創作書畫扇面,每人的作品相對獨立,各自為陣,但整體上又相互交融,成為一件完整的扇面。筆者所見到的集錦扇,最早出現的年代是在明代后期,但并不多見。在書畫中普遍出現,則是清代中后期。所出現的集錦扇,大致可分為四類:

一類為同一個畫家與不同的書法家合作書畫,扇面中所有的畫均為一人所繪,而交叉于畫之間的書法則為不同的人所書。書法與繪畫都是相對獨立的,以扇骨的痕跡區別開來。如張岳崧、張維屏、何有書、潘正亨、謝觀生合作的《山水書法集錦扇》即是如此。扇面中由謝觀生一人繪四幅山水畫,每件山水畫并無連貫之處,都是獨立構圖,前三件均未署款鈐印,最末一件款署“觀生畫”。在四幅山水畫之間,為張岳崧、張維屏、何有書、潘正亨所書短語。一類為兩個或兩個以上書畫家合作集錦扇,每個人既有書法也有繪畫。書畫作品相互獨立,但又互為關聯,這是集錦扇的主要特征。一類為書畫均系不同人所創作,相互交叉,一類為全部是繪畫,但由三個或三個以上的畫家完成,其繪畫既有獨立構圖者,亦有景致連貫者。

當然,如果撇開合作書畫扇面不論,僅就集錦扇而言,還有一種純粹為一人所繪的集錦扇,如謝觀生的《松竹仕女等八景集錦扇》即是如此。該扇由謝觀生獨力完成,并無書法間隔,其畫分別為松樹仕女、桃竹小雀、幽篁仕女、芭蕉花石、倚欄仕女、柳樹菊石、古樹仕女、松樹梅花,仕女畫與風景畫相互交叉。也有一些是由同一個人所書不同書體或不同內容的書法集錦團扇,在清代后期短暫盛行過一段時間,如羅文俊《行楷書團扇》、孟鴻光《各體書法團扇》等便屬此類。

清代中晚期出現的集錦扇持續的時間也不長,到清代末年幾乎就銷聲匿跡了。其作者集中的地域多在江南和嶺南地區,是這一時期藝術經濟繁榮與休閑文化鼎盛的象征。他們在咫尺之中盡展其筆墨技巧,將書畫由藝術性而轉向玩賞性與娛樂性。因其所需要的閑散功夫較多,且需要多人合作完成,在題材及內容上都有一定的約束,故在追求個性與胸中臆氣的文人書畫家中,這類作品并不流行。不過在晚清時期的合作扇面書畫中,尚有一種兩人或兩人共同營造一個畫面的情況。

明清時期書畫合作扇面表現出的時代特征,是書畫鑒定的主要依據之一。而他們合作扇面表現出的文化背景、書寫語境及其藝術特色又是美術史研究中極易被忽略的內容,因此,系統地梳理、探究明清合作扇面書畫也就成為美術史研究中的重要一環。


編輯:楊嵐

關鍵詞:合作 扇面 書扇 明代

更多

更多